鸦片战争博物馆

画中的帝国风情 19世纪通草画与铜版画展


鸦片战争博物馆在线展览

Find out more

序言

19世纪以前的欧洲掀起了一股强烈的"中国旋风",对中国文化的崇拜、羡慕、借鉴、模仿,使欧洲人热衷于穿苏州丝绸衣料,喝东印度公司的武夷山茶,住东方式雕梁画栋的房舍,在中国式带亭子的庭院里荡千秋,翻阅耶稣会翻译的儒家书籍。而这种对中国及中国文化的敬意,主要是缘于19世纪以前的欧洲学者、传教士和中国画家笔下勾勒出来的悠闲、旷达、富裕、繁琐、神秘的大清帝国图景。在照相机没有问世的年代,这批铜版画和通草画对于擅长用文字记录和传承历史的中国来说,对于只注重帝王正史、本纪列传,忽视民间生活的中国历史来说,无疑重要且有意义的。透过这些图像,我们对大清帝国的民众生活、生产状态不再抽象,不再模糊,既可以窥视出俗物人情、建筑式样、服饰风格,又可以探测出农耕文明、封建专制、文化内核。这批纸质文物大部分是从欧洲特别是英国通过千辛万苦收寻得来的,弥足珍贵,让我们能立体认知大清帝国的历史:社会不安但不动乱,民生凋敝却不破败,城市活力不足但井然有序,帝国表面光鲜却虱虫缠身。

中华风物


浩瀚太平洋,巍峨喜马拉雅,环抱着世界上一片神奇的土地。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,她几度辉煌,独领风骚,特殊的人文历史和地理环境创造了无以伦比的“中华风物”,堪称世界之最。无论是皇家气派的京城北京,还是秦淮风情的南京,无论是天堂杭州,还是温婉苏州,无论是江南小镇,还是运河城市,无论是商都广州,还是港口厦门,都显现出多姿多彩的景观,人文而温馨。

坊间百态


清代,民众在村坊市井、街头巷尾、庭院房中,劳作之余,以通俗活泼、喜闻乐见的形式,自发创造出来的用以娱乐自我的文化形态,它就是活色生香的坊间文化。坊间文化鲜活地存在于社会基层的生活百态之中,它真实反映了清代民众的生活状态、民间技艺、大众戏剧、文化娱乐。这些异彩纷呈的坊间百态,丰富多彩,韵味十足。

世俗民情


中华文化是水,世俗民情便是鱼,鱼与水的交融,使中华文化愈加丰富,使世俗民情更具魅力。世俗民情是历史剪影,清代社会便是历史剪影缀连。有生动精彩的故事、有大众生活气息的世俗民情,大体勾勒出清代社会生活。世俗民情似一个极富魅力的百姓生活万花筒,从衣食住行到婚嫁丧葬,从农作田野到畜牧百工,从民间流传节日到百姓信仰崇拜,世俗风情丰富多彩、千变万化。

武备战争


鸦片战争前,清廷一直奉“骑射乃满洲之根本”为圭臬,醉心于“以武功开国,弧矢之利粗强无敌”的意境中,以致把真正强大的对手——西方列强给忽视了,总以为东北与西北方向的少数民族、东南方向的海盗是其武备防范的主要目标,并仍然以陈旧的武器和老套的战术来对付世界上一流的军事强国——英国,结果丢盔弃甲,丧权辱国。

农工商业


农耕乃衣食之源、人类文明之根。农耕文化是以种植业为主的农业社会文明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,它贯穿中国传统文化产生和发展的始终。在清代一直奉行“重农抑商”国策,压抑商品经济和国外贸易发展。虽然农耕文明到清代已发展到了顶峰,但小手工工场迟迟不能过渡到机器生产工厂,清朝国运与正在推进工业革命的西方列强相比,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清朝刑罚


尽管中国的主流文化――儒家主张轻刑,一再强调统治者要爱民,而且还要爱民如子,但与儒家并行的法家则相信暴力,并主张唯有暴力才足以震慑犯罪,才能给社会带来必要的秩序,加之中国传统社会中平等、人权等观念的缺失,导致千百年来中国人一直生活在酷刑之下。酷刑的盛行,不仅使人犯的身心遭受了巨大的痛苦,更使中国弥漫着一股暴戾之气,久而久之人们的心中充满了仇恨与麻木,相反,宽容和仁爱正一点点地远离这个古老的国度。

结束语

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世界各民族人民创造了光辉灿烂、多姿多彩的文化。不管是产自中国的通草画还是盛行于西方的铜版画,这些文化遗产是全人类文明、智慧的结晶,是历史发展的见证,也是后人传承历史、继往开来的文化渊源,是人类共同的宝贵精神财富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通草画兴盛了上百年之后,由于摄影技术的兴起和欧美“中国风”的消退,通草画的销售和生产没落,并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去。所幸人们已经意识到文化遗产的重要性,近年来开始抢救濒临失传的广府通草画技艺,以传承教育的姿态推动广府通草画技艺再度活化。

中国作为一个文化遗产大国,肩负着保护好文化遗产的历史重任。而要守护好丰富的文化遗产,离不开人民群众的热心参与。只有人人树立责任意识,广泛地参与文化遗产保护,我们才能真正实现文化遗产传承发展,才能真正地肩负起保护人类文化遗产、推动文化大发展、大繁荣的历史重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