¯      

专题鉴赏

      ¯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专题鉴赏>《鸦片战争》陈列展品解读>正文

克伦威尔

2017/4/21

亲爱的小伙伴们,本期微展览要向大家介绍的展品,陈列于海战博物馆陈列楼一楼第一展厅,它可是《鸦片战争》陈列展览中悬挂的第一幅人物画像!


他是谁?

画上这位身穿铠甲、手扶头盔、巍然屹立的人是谁?他可是大名鼎鼎的——

奥利弗·克伦威尔
Oliver Cromwell
(1599—1658)

这位大咖头衔实在太多!来瞧瞧他的“名片”吧!

1899年,克伦威尔三百年生辰之际,英国议员发起为克伦威尔铸铜像的活动,今天这尊铜像还屹立在威斯敏斯特宫前,比好多国王铜像还要雄伟。

1899年在威斯敏斯特宫外建造的克伦威尔雕像

2004年,克伦威尔还入选BBC评选的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第10名。

下面来简单看看克伦威尔一生都干了啥大事!

1599年,克伦威尔生于英国剑桥郡肯丁顿。

1617年,克伦威尔就读于剑桥大学的西德尼苏萨克斯学院,信奉清教思想。不过因为老爸去世,他仅读了一年就辍学了。

1618年,在四大法律会馆之一的林肯法律会馆学习。


图为林肯法律会馆。顺带说一句,清末民初杰出的外交家、法学家的伍廷芳也曾在这里接受法律教育并获得Barrister头衔哟!

如今的林肯法律会

1642年,英国内战开始,克伦威尔站在议会革命阵营方面,统率“铁骑军”屡建战功。


铁骑军最大的优点就是纪律严明,这个绰号(Ironside)是鲁普特亲王送给克伦威尔的,后来成了他部队的称号。“铁骑”不是指士兵穿的铁甲,而是指他们的坚定顽强。

1644年,克伦威尔率领骑兵加入议会军,并在马斯顿荒原之战中大败王军。

马斯顿荒原战役

1645年,克伦威尔统率“新模范军”,在纳西比战役中大败王军。

克伦威尔在纳西比战役中

1645年纳西比战役中“新模范军”火枪手的装备

1649年,克伦威尔以议会和军队的名义处死国王查理一世,宣布成立共和国。同年远征爱尔兰。


把国王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

1653年,克伦威尔建立军事独裁统治,自任“护国公”。

克伦威尔驱散议会,自任“护国公”
上方是克伦威尔在1653年成为护国公之前的签名,签的是Oliver Cromwell。下方是他成为护国公后的签名,Oliver P,代表Oliver Protector,即护国公奥利弗。

克伦威尔原本是为了反抗国王的专制统治而参加革命,掌握政权后却同样变得独裁专制,可见他是一个具有两重性的资产阶级革命家、军事家。



资产阶级革命家克伦威尔和《鸦片战争》展览有啥关系?

克伦威尔在英国再牛,那也只是歪果仁的事儿,怎么到咱们《鸦片战争》陈列里来了呢?

参观过《鸦片战争》展览的朋友都知道,展览第一部分,讲的是鸦片战争前的中西世界,而且讲述手法很巧妙,左边讲西方世界,右边讲大清,明显的中西对比,一目了然。其中这第一部分的第一节,主题是“资产阶级革命VS封建王朝更替”。

没观看过《鸦片战争》展览的朋友可以通过线上虚拟展感受一下

这位克伦威尔先生画像,作为展览第一部分第一章节的第一幅画像,坐镇于展览起点的左侧,以英国资产阶级革命重要代表人物的身份,为这场资产阶级革命的历史“作证”。




军事家克伦威尔对鸦片战争有什么影响?


克伦威尔作为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代表人物,与《鸦片战争》展览有密切的关系,那作为军事家的他和鸦片战争有没有什么关系呢?


快两百年的时间差,这两还能有联系吗?别着急,我们来慢慢分析。

在鸦片战争期间,中英其实没怎么在海上直接PK。好多战斗,说是中英之间的海战,大部分都是英国战舰与中国炮台之间的较量。


由于中国火炮射程短、火力弱、准确度差,使得英军战舰在面对中国炮台的时候,也常常采用“线式战术”作战,即侧面对着敌人,排成一列首尾相接的长队,用舷炮轰击炮台。这样每条战舰都有一半的火炮能对敌射击,利于舰队发挥火力。


这种“线式战术”是英国海军的重大发明,而关键人物是就是资产阶级军事家克伦威尔。



颜值不高却拒绝“美图”的克伦威尔

据史料记载,克伦威尔长有厚厚的下唇、弯曲难看的鼻子,脸上还有疙瘩。可以想见,他的颜值并不高。但是他却似乎对此满不在乎,相反,他还拒绝画师给他“美图”。


当时一位荷兰裔英国画家彼得•莱利爵士(Sir Peter Lely,1618-1680)为克伦威尔画像,按照惯例,画师绘画风格都倾向于讨好模特,怎么好看怎么画。可莱利没想到遇见了克伦威尔这样的“奇葩”。


英国作家华尔•渥帕尔( Horace Walpole)的著作《英国绘画轶事(Anecdotes of Painting in England)》中,就记述了关于克伦威尔与画家莱利的故事。


书中,克伦威尔这样对莱利进行绘画指示:

如今我们所见到的莱利笔下的克伦威尔是这样的:

莱利笔下的克伦威尔

华尔·渥帕尔书中的故事广为流传,最后还传出了个英文流行短语,叫做:Warts  and  all(Warts,就是疣、瘊子),意为不隐瞒缺点的、不遮丑的。


塞缪尔·库珀尚未完成的奥利弗·克伦威尔肖像画上,克伦威尔眉宇间的大黑痣和下巴上的大疣子也都格外明显。



容颜永驻的克伦威尔“死亡面具”

克伦威尔不但不爱美图,而且还将他这副不怎么美的容颜永世流传。1658年9月3日,毁誉参半,荣辱一生的克伦威尔因患疟疾高烧不断,加上泌尿感染,而后又引发了败血病,重疾之下撒手人寰。p.s.巧的是,这一天也是他唐巴尔(Dunbar)战役和乌斯特(Worcester)战役胜利周年纪念日。他留给世间最后一句话是:我不想喝也不想睡,我打定主意要尽快离去。

他是离去了,但他的容颜却留了下来。克伦威尔死后,尸体立刻进行了防腐处理。紧接着,一层石膏或蜜蜡铺在了他的脸上,依着他的五官轮廓制造的面具很快成型。这样的“死亡面具”当时一共制作了6个。

藏于沃里克城堡的奥利弗·克伦威尔死亡面具,脸上的疣还在。
藏于大英博物馆的蜡制奥利弗·克伦威尔死亡面具,鼻梁歪得很明显。
藏于英格兰布拉德福德Bolling Hall博物馆的克罗威尔死亡面具,这是大英博物馆蜡制死亡面具的一个石膏模型。

据英国《电讯报》报道,2009年2月10日,一个克伦威尔死亡面具被一名私人收藏家拍卖。不过,专家们无法认定这是最早的6个面具中的一个,还是后来的复制品。

与主观性很强的绘画作品相比,死亡面具恐怕是克伦威尔最满意的如实记录本人的作品了吧!



惨遭刨棺戮尸与“四处流浪”的头颅

权倾朝野的克伦威尔,怎么也想不到他将在死后蒙受巨大的羞辱。他去世两年后(1660年),查理二世复辟,大肆报复“杀死国王的凶手”,于是,这位护国公的尸体很不幸地被挖了出来并斩首。克伦威尔的身体被扔进石灰坑,首级则被钉在一根20英尺长的旗杆上,竖在威斯敏斯特宫的屋顶,好让全伦敦人都能看到。

很抱歉,找不到当年悬挂克伦威尔首级的威斯敏斯特宫图片,大家就对着现在的威斯敏斯特宫尽情想象一下吧


那颗金属长钉在敲进他的脑袋时由于用力过猛,以至穿透了颅骨的顶部,钉子和颅骨从此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
在此后的25年里,克伦威尔的头颅一直装饰着威斯敏斯特宫,只是在1681年屋顶例行维修期间才被短暂地取下来过。

在18世纪,这颗头颅成了一件古董,在不同展览经理人的手里流转,每一次都能赚钱。以下是一些有趣的流转历史:

1814年,约西亚·威尔金森买下了克伦威尔的头颅,他喜欢带着这颗头颅去赴早餐会。160年前在泰伯恩刑场上洞穿克伦威尔颅骨的那根已经断掉的金属长钉,提供了一个很方便的把手,让客人们可以抓着这个把手,一边吃着芥末腰子,一边查看这个坚韧的遗物。


1822年,看过这个人头的玛利亚·艾吉沃斯写道:

艾吉沃斯还描述说,客人们可以排着队轮流到窗边抱一抱那个东西。人们可以在它的脑后部位看到笨手笨脚的刽子手留下的“斧砍的痕迹”,“有一只耳朵已经按要求砍掉了,眼睛上面还有克伦威尔的独特标志——一个硕大肉疣的痕迹。”


威尔金森家族拥有这颗头颅已历四代,他们更愿意回避公众的关注,却三番四次被记者们拉回到聚光灯下。在20世纪中叶,约西亚的重孙霍勒斯•威尔金森博士开始觉得,照料这颗人头的负担太过繁重。他决定让克伦威尔入土为安。

1949年,坎农•霍勒斯•威尔金森拿着克伦威尔的头

1960年,克伦威尔的头颅终于离开了聚会上的巡回展览,由克伦威尔的母校剑桥大学的西德尼苏萨克斯学院收回,埋葬在牛津地区的一座小教堂之旁。

剑桥大学西德尼苏塞克斯学院

现在这座教堂还有一块匾,上书:“英格兰、苏格兰及爱尔兰的护国公,本校1616-1617年校友,奥列弗·克伦威尔之头颅。

克伦威尔安葬指示牌



世人评价

英国托利派史学家克拉伦顿:他是一个勇敢的坏人,这个篡位者尽管罪恶滔天,应受到诅咒,打入地狱,但他仍有某些优点使这个时代的某些人对他加以称颂。他具有一种特别的通晓人的本性和脾味的本领,而且还有一种伟大的精神和令人敬佩的慎重其事和远见卓识,以及一种宽宏博大的坚定性。


18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家大卫·休谟(David Hume,1711-1776):他在很多方面是一个优秀的人物,甚至是卓越的天才;可是最终他却靠欺骗和暴行成为了国家的统治者。


17世纪英国著名清教徒牧师、神学家理查德·巴克斯特(Richard Baxter,1615-1691):(他)本质上是诚实的,他一生中大部分的经历是虔诚的,有良知的,但在取得荣誉和功名后他堕落了。他的宗教热情完全为野心所取代,而且随着成功逐渐发展。当他的成就击败几乎所有对手时,他为那面临着他的最大诱惑所征服,正如他征服别人一样。



法国启蒙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伏尔泰(1694-1778):克伦威尔一半是流氓,一半是狂热分子。


英国著名博物学家约瑟夫•班克斯(Joseph Banks,1743-1820)在1813年被邀请去观看克伦威尔的头颅时表示:不可能去观看“这个邪恶的老共和分子”的遗骸,“提到他的名字就让我热血沸腾、义愤填膺”。



德国思想家、哲学家、革命家恩格斯(1820-1895):克伦威尔“兼罗伯斯庇尔与拿破仑于一身”。



英国政治家、历史学家、画家、演说家、作家、记者、曾任英国首相丘吉尔( 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,1874-1965):克伦威尔在很多方面和现代的独裁者不是一种类型。


1969年克伦威尔逝世311周年时,《泰晤士报》人物专栏同时登载了两篇评论克伦威尔的文章,一篇盛赞克氏的成就,特别是他为了提高英国的国力所作的军事武功;而另一篇则大骂克氏是一个伪善者、叛徒和法西斯的原型。


【参考资料】

1、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

2、《英格兰简史:从公元410年到21世纪的帝国兴衰》,[英]西蒙·詹金斯(著) ,化学工业出版社

3、维基百科网站

4、百度百科网站

5、The Telegraph (英国《电讯报》)官网

6、《百家讲坛》

7、弗朗西斯·拉尔森著《人类砍头小史》南海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

>>点击了解更多《鸦片战争》陈列展品知识


电话:0769-85512065 传真:0769-85527770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解放路113号 Copyright @ 2002-2017 鸦片战争博物馆 版权所有 备案/许可证编号:粤ICP备12010561号-1

您是第 3044262 位到访者